周周周映!

我将为此奋斗直到最后一日

你就是我心之所至。

【生丑】默

*丑陋的我不配占用tag
*我瞎几把乱写,想到结局以后重新修
*不BE我是🐷🐷🐷
“丑!”有人粗哑的声音炸开。

你翻身从床上跃起,动作熟练地给自己抹上厚厚的油彩。看着镜子里不怎么用力就可以上挑的嘴角,你满意极了。

满意?当然满意。人们喜欢的是默剧里永远滑稽地笑着的小丑,永远疯疯癫癫的小丑,而不是流下眼泪沉默无声的你。人们的低俗享受给了你这样的人以生计。

生计?诚然,这样的生活粗俗鄙陋,但这样的日子给了你毫无负罪心地下沉在泥淖中的机会,这样的日子养活了你这般庸庸碌碌的人。你命中注定,会一直下沉,下沉,下沉。

“丑!”那道声音又响起,里面掺杂了怒气。你知道马戏团的胖老板已在盛怒的边缘徘徊,于是你加快脚步。

你还是赶在了胖老板甩起鞭子之前出现在了小小的台上。可这次似乎有所不同,胖老板似乎想拿你来试试威风,鞭子还是甩向了你的背。

意料之中的痛楚却并没有到来,与之相反,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

“干嘛呢干嘛呢?我还没见的人你怎么一鞭子就伺候起了?滚吧。”男人的声音里面有着身居高位的骄矜,还有着隐隐的不耐。他握住了差点落在你背上的鞭子。

定是又一个好奇你的风流子弟了吧。你百无聊赖地想着。这么多次表演,谁还没有好奇心想当面看看你这个滑稽的小丑,想拿你寻寻乐子,想用你逗逗闷子。

你轻车熟路地低头弯腰,手比出一个滑稽的绅士礼。用这个讨好别人不正是你所擅长的吗?你低头,看见了男人新崭崭的马靴,和不小心在后台上蹭上的灰尘。你不就是那后台上的灰尘吗?你这样的人,注定碌碌一生。

但年轻男人并不满意:“抬头,让我看看你的脸。”

你有半分惊愕。不过你有自信,你脸上厚厚的油彩足以掩盖你所有的表情,也足以吓退任何对你感兴趣的人。你抬头,双唇勾出一个固定的角度。大大的微笑,小丑最擅长了。

但你眼前出现了一个男人,一个可堪用这世上所有的溢美之词堆砌出来的男人。他光芒四射。

光。你的光。

如果没有光,你可以一直本本分分地呆在角落里做你的春秋大梦。

但遇见了光,你义无反顾地扑向命中注定的死亡。你的样子像极了那扑火的飞蛾,你甘之如饴。

关于未来,你现在什么也不知道。你只知道笨拙地抬起头,给了那男人一个微笑。

于是齿轮开始转动,你们开始走向命定的结局。

命运之神静默无声,站在一旁微笑以待,等待你自投罗网。

默。

碎碎念

无论或早或晚,我相信命中注定。
慢工出细活,跟其他的太太比起来我只微不足道。
庸庸碌碌也有庸庸碌碌的活法。
或早或晚,有人等不等都还好。
命中早有注定,没有什么早或晚。
不急,慢慢来。

【高亮、占tag致歉】手机端超链接

手残党的福音!!

(✨)星辰:

啊啊啊啊我发现一个好东西!!!


不会手机端搞超链接的小朋友们点这个链接:


超链接生成器


点进去根据提示完成就好!!!


复制过来就可以用了!!


这条随意转载!

关于【夜奔】

【夜奔】会是我第一篇用心打磨的中篇
当时发得太过仓促,说来还是为了蹭那么个热度。
发现了自己的不足,自己都嫌弃自己
【夜奔】是我最用心的一篇,然而还不够
大概会迎来【夜奔】大修???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完。。。
文章生搬硬套太多矫揉造作的句子,太过意识流,剧情不明,正在努力大修中。。。

同人/衍生作者写作小贴士

互勉

维庸:

与诸君共勉


maxilla:



同人/衍生作者八条。


这篇东西其实挺早就想要动笔了,正好最近有些想法,借机把老思路翻一翻,做一个整理——既是拿来自省与自我要求,也顺便给各位同样正在写文的小可爱们做个参考与建议。


不算冗长,尽量简洁。


 


DO


1.正确定位,不要自我膨胀。


同人作者得到的关注有原著加成,离开圈子写原创你可能大红大紫但更可能什么也不是。粉丝小可爱们的赞美可以愉快地听,但不要把每一句都当真,切记有些小可爱们其实是有隐藏的粉丝滤镜的。


2.尊重原著


牢记原著是一切的基石,任何时候,保持对原著/原作者的尊敬。


其中认真把书读完、把电视剧看完整也是表示尊敬的一种方式(需要反省的是电视剧有时候我会在后期失去耐心,不可取,会改。)


题外话:最近看到某圈居然有因为同人版权的问题庆幸原作者早死的,不论是不是气话,都叫人齿冷。


大忌,别犯!别犯!别犯!


3.作前读物


不论去什么圈子,动笔前的“踩圈”也很重要,圈内经典著作必读,了解什么样的设定已被许多人写过,确保后期动笔尽量不要有尴尬的撞梗。


同时也是观察圈子是否符合你自己的价值观。


4.人物塑造


故事可以in another universe,人物不能out of character。是那个人还得是那个人,标志、特性、语言习惯、性格、处事方式,仍旧应当保持一致。


文前标OOC 预警并没有任何实际用处,现在略微自谦点的作者都习惯性地爱在前面标个OOC,读者谁知道你是真OOC还是假OOC。


如自己觉得心里没底,第一步,参考第2条,再读原著,第二步,摆正态度,虚心听取意见总不会错。


四个字,尽力而为。


5.认真考据


某些原著因故事背景或题材特殊,具备一定的专业性。这样的同人要动笔,个人觉得要先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印象很深的是逛过一个大手云集的圈子,其中有几位我尤其钦佩,写作的同时列出所有研习的书单。有的是写前准备时看的,有的是一边写一边还在看的,读者不仅看文享受,获取新知识也是棒棒哒。


当然能做到这点的寥寥无几,写文的小伙伴们,我们共勉。


 


Don’ts


6.避免拉踩


总有人说同人拉踩哪个圈子都有,听起来也的确是这样,因为具体如何规范,怎么掌握一个度,全凭作者的构思与笔力。


其实也不尽然。


建议:构思剧情时就多考虑一点,如A和B是对家,同时在写A的CP时,又无法回避B,那么就在构思的初期就不要触碰雷区,即:剧情中避免以B的形象来衬托A的形象,两者不进行高低对比,或做到平分秋色,甚至做得好的,能达到交相辉映的效果。这样的写法,往往也能让故事不流于俗套,更有可读性。


记住你对一个角色的爱,并不会因为对其他角色的宽容而减少一分。


非此即彼,不是一个可取的做法。


7.慎重引用


最近有碰到一个个例,某圈的某位作者没有分清“引用”和“抄袭”的区别,入了雷区,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同人到底能不能引用原著片段?


个人觉得,少数情况下能。


引用分为两种,一种是文字的引用,一种是情节、梗等等的引用。


文字的引用个人觉得应当比较严格一些,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大段的复制或者改写都是不恰当的。同人作品虽然依托于原著,但作为一件衍生作品,其借用的是原著的世界观、整体框架和人物设定,并不是文字的表达。


即使是一部同人作品,也应保有文字的独创性。


情节和梗的使用规定则可能稍稍宽泛一些,即使如此,大量的模仿仍旧非常不妥。


换句话说,如果频繁使用和原著一样的情节,那么写同人其实就是变相的改写句子而已,它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当然,同人抄袭原著一直很难界定,有人也觉得,同人本来就侵权呀,我自己写着玩玩也不盈利,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不然的。


和一个朋友聊起过这事儿,她说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放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侵权和抄袭难道不是一个意思么?耍流氓不算犯法?


法律的完善是以违法者的数量成正比的,最早西周可以画地为牢,现在监狱要拉电网,永远是先有是非,后有解决是非的办法,先发展到商品经济后出台合同法,就是因为聪明且不往正地方用的人越来越多了……真要逼着为同人作者量身打造一部同人法么?如果有一天这种法条出台,这一天就是所有同人作者的耻辱...究竟做了什么才导致要为一群成年人专门制定一部法律告诉大家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呢?


所以,严格要求自己,不踩线、严于律己,才是每一个同人作者最正确的目标。


8.正心


凑不出来了,讲句题外话吧。


再多的喜欢、再浓烈的爱,也压不过公平、公正与公理。


爱你爱的CP,和坚持做正确的事,永远不会互相矛盾。



互勉。




【巍面】你知不知道

*激情写文,意识流??
*巍面玻璃渣,部分来自《你知不知道》
*虐面,不喜勿喷,谢绝ky
*ooc预警!欢迎指正!!

  当你转过身来,我听到了我心碎的声音。你举起你的刀,毫不留情地迎向你的弟弟。

  你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教我的,哥哥?你当然不知道。

  他们教我...他们教我...教我如何攀附一个男人,教我怎么卑微地在男人身下承欢,教我怎么用刀杀人。我就这样自己照顾自己长大。

  你知不知道那是为什么?因为,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关切,我在那里就一文不值。多亏了这副好皮囊啊,令人厌恶的皮囊。我为什么要这么像你呢?你的好皮囊让你端如君子,而我却受尽折磨。

  你知不知道,你与昆仑君把酒畅谈的时候,我跌跌撞撞地四处寻你,路上还遇见了幽畜,折了半条命才堪堪脱险。

  你知不知道,你尝了第一抹甜味的时候,我快被饿得半死,生生捧了血肉在那里如恶鬼一般地啃食。

  你知不知道,你与昆仑君结伴而行游遍天下山川的时候,我蜷缩在幽暗的洞穴里等一个回不来的你。

  你知不知道,你受了昆仑君的神筋被他抬成威风凛凛的斩魂使,我被贼人虏去婉转承欢身下。

  你知不知道,同是双生子,同是生于大不敬之地的鬼王,你有贵人相助成了圣,我落魄至极受人百般凌辱。

  可我以为你还记得我啊。

  我极力挣扎,终于挣扎出了一条活路。我拼了命地不想死。

  可你侧过头,眼底满是嫌恶。你没问我这么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你没问我究竟过了怎样的生活,你没问我受了怎样的凌辱。你嫌我,你厌我。我想给你的是一个拥抱,而你给我的却是有着雪白刀锋的斩魂刀刃。我才知道你恨我,我才知道你嫌我碍事。好疼的刀。

  你问我怎么不恨你。但我问怎么才能恨你。

  你镇我镇了十万年,我想你想了十万年。

  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十万年前迎接我的是你的嫌恶,十万年后迎接我的是你的刀。十万年前你选了昆仑,十万年后你还是选了昆仑。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肝肠寸断。

  我最不该的,就是付了自己的真情。
 
  如果你有什么真情,就应该像宝贝一样藏起。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先屯个梗。。免得撞梗
时光倒流,从老年到中年再到青年,最后回到童年和幼时。
从相濡以沫到七年之痒,再到深爱再到相知,再到相识,再到陌路。
我不爱你了。

【澜巍】由一包棒棒糖引起的血案

☆又名:买错糖,嫁对郎??
☆澜巍无脑小甜饼
☆作者沙雕,不喜勿喷
☆假装自己得到了不二家的授权

  赵云澜盯着桌上的一包棒棒糖认真地开始了自己的思考。

  确实是不二家的棒棒糖...但是这包的颜色,怎么看怎么不对啊!拆开封,赵云澜塞了一块儿进了自己的嘴。

  果然!赵云澜咂巴咂巴嘴,敏锐地发觉这包不二家存在的错误。

  “沈巍!”澜澜委屈.jpg。明明让他买芒果味儿的!再不济也得是包草莓味儿的!为什么沈巍偏偏买了一包自己最难下口的可乐味儿。

  用被子包住自己的头,赵云澜一动不动地开始缅怀自己逝去的芒果味儿棒棒糖。

  “赵云澜,起床了。”罪魁祸首丝毫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戳了戳床上的一团不明凸起物,好声好气地哄赵云澜起床。

  “不起...”戳了好半天,被子里闷闷地传来赵云澜的应答声。“宝贝儿...”赵云澜咬着嘴唇不肯再开口。

  后知后觉的沈教授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戳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被子里的那团松开一条缝隙,沈巍叹了一口气,只好强势地把被子掀开。

  果然...被子掀开是掀开了,可被子却被掀到了沈巍脑袋上,严严实实地把他裹着。试着挣扎了几下,可沈巍却只是被更紧地锢在了赵云澜怀里。
  微微转过头去,沈巍用嘴唇轻轻地蹭蹭赵云澜的耳尖。“怎么啦?”空出一只手揉了揉赵云澜刚起床乱成一团鸟窝的短发。

  “别撒娇!今天这事儿,撒娇也没用!”赵大处长幼稚地撇了撇嘴,决定今天不能轻易地原谅这个拆散他和他的芒果味儿不二家的罪魁。

  沈巍教授认真地开始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让赵某澜如此...颓丧?耐心地将记忆都清点了一遍,无辜的沈教授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沈巍是教生物工程系的,但不是哄小澜孩儿开心系的呀。

  “哼。”赵云澜哼哼唧唧地就是不肯撒手。怀里的人拍拍他的手。也对,闷了好一会儿,谅是无所不能的斩魂使也该喘不上气了。于是宽宏大量的赵云澜赵处长高抬了他的贵爪,松开了死死攥在手里的被子。

  被子一松开,赵云澜就和怀里人一双无辜的兔子眼对了上来。微微下垂的眼角如今因缺氧而染上了一抹隐隐的桃红,眼里还微微泛着水光。“云澜...”沈巍是真的有点无辜,这几天赵云澜让多少次沈巍就多少次,也再没试图反抗过赵云澜的淫威。所以沈巍该不该无辜呢?

  看着平日里一直一本正经的男人在他的蹂躏下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样子,赵云澜眯眼笑了起来。

  “因沈巍买错棒棒糖的口味这一恶劣行径,我代表芒果对你降下神的惩罚!”说罢赵云澜恶狠狠地以饿狼扑食之势压倒了沈巍,含住那人红润的嘴唇轻轻啃咬了起来。

  “云...云澜...”

  这包棒棒糖引起的血案,这才正式开始。
 
  咳咳,至于血案的调查报告,由英明的赵处长全权负责。

“我原谅你了”

虽然并不是什么勤劳的写手只是咸鱼,但仍感到万分痛心。
虚拟网络没有法律的约束,人心的恶劣也就能清晰地展露出来。
抄袭,说大了就是侵犯知识产权。而我并不认为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能起到任何的作用。
那么旁观的吃瓜群众也请擦亮眼,维护我们应该维护的人。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
因抄袭而自己出圈的话,有那么无辜吗?没有人逼他。可真正的受害者却硬生生地被掰成了恶毒的加害者。没有过被抄袭的经历也就不要轻易地袒护抄袭的人。自己呕心沥血写出的作品被人轻轻松松地复制粘贴了一遍,然后他就拥有了本该是你的荣光。谁能受得了啊。
不喜勿喷,谢绝撕逼谢谢。

"小太阳:

作为经历过的受害者


有关被抄袭的记忆就是害怕愤怒与无助,当然了这个无助,还可以将它理解为:我无可奈何,哪怕嘶吼,也得不到回应与帮助。


像是不会游泳的人站在岸边,因为深爱着沙滩里的贝壳,而勇敢站在岸边开始用文字赞美贝壳。


却在某一天被人一脚踹进大海那样。


我挣扎在海里看着岸边的人。


加害者一脸无辜的说,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污蔑我,她影响了我的生活,我要离开这个海岸。


她的追捧者唾弃仍在水里挣扎的我,说:你真该死,谁让你非要站在岸边,你为什么不会游泳!你赶尽杀绝逼走了她!


旁观者说:她不是故意的,你何必咄咄逼人。


但此时,不会游泳的我仍在海里,没有人伸手将我从海里救回来。


可能我有幸被海浪卷回了岸边。但,此时岸边早已人群四散,加害者,甚至不用说一声抱歉。


下一个岸边,她仍可以继续这样。


而我却患上了深海恐惧症。


这时候有些人会回到岸边,说:你看,这就是那个不会游泳还偏要站在岸边,掉进去还怪别人的人。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